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 > 酱酒热潮来袭:资本竞逐 门槛难迈

酱酒热潮来袭:资本竞逐 门槛难迈

2019-08-13 14:03

  在“美酒河”赤水河贵州一侧的公路上,不仅拥堵着前往茅台镇买酒的各地牌照的车辆,也拥堵着投资酱酒的各路资本。

  近日,有传言称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牛基金)拟收购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酱酒业),目前已在走付款流程。五牛基金是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600696.SH,以下简称ST岩石)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韩啸。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五牛基金与海银系有着关联——海银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银集团)董事长韩宏伟,与韩啸为父子关系。在去年初,海银集团曾在贵州遵义宣布投资500亿元布局酒业,此外ST岩石也在去年底收购了贵州一家酒类电商平台。就此,记者联系了ST岩石、高酱酒业、五牛基金等公司,都未能得到回复。

  “酱酒热潮的爆发,源于茅台酒的引领。”四川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国白酒研究院执行院长欧阳剑告诉记者,这其中资本是重要的力量,赋予了茅台酒金融和投资的属性,“但是这也是资本的幻觉,茅台酒的成功是茅台镇上任何酱酒都无法复制的孤例,行外资本在酱酒乃至于整个白酒行业的投资,成功者寥寥无几。”

  多家资本布局

  位于茅台镇上游,赤水河畔的高酱酒业,在当地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酒企。最早酒厂名称为仁怀市酱园春酒业有限公司。天眼查系统显示,在2018年10月,该公司被来自北京的百事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40%股权)及其控股的重庆万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在今年5月31日,重庆万兴房地产持有的60%股权转让给了百事达公司的几个自然人股东。

  至于高酱酒业缘何短时间再次出售给五牛基金,记者多次电话联系百事达和高酱酒业,但都未能求证到,高酱酒业则明确表示相关领导拒绝接受采访。

  有熟悉高酱酒业的茅台镇酒企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至于五牛基金收购高酱酒业的进展目前不得而知,如果是真的收购,一方面,投资方看中的是高酱酒业的许可证,这在茅台镇已经是稀缺资源;另一方面,其可能看重的还有高酱酒业所拥有的工业用地,“这也同样稀缺”。

  天眼查系统显示,高酱酒业在2018年9月份拍得两宗土地,都位于仁怀市茅台镇茶壶坳村——名酒工业园荣昌坝生产园区内,面积分别为1.17999公顷、2.01979公顷,合计4800亩土地。按照合同约定,交地时间为2018年7月19日,开工时间为2019年3月25日,竣工时间为2021年3月24日。因高酱酒业拒绝接受采访,目前两宗土地的建设情况尚不得而知。

  至于五牛基金在白酒领域的布局,其持股的ST岩石已然开始了第一步的尝试。2018年12月,ST岩石以228.24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云商)85%的股权,该公司为一家白酒销售线上平台。

  “公司打算以此为切入点试水白酒销售行业。”在2018年财报中,ST岩石表示,公司为此新组建了白酒销售专业团队,公司的核心员工均拥有行业资深经验,是公司的核心优势。经过半年的努力,其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白酒销售业务为246.26万元。

  天眼查系统显示,贵酒云商原属于贵酿酒业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其销售的产品也主要来自贵酿酒业。该公司注册资本高达10亿元,厂区位于茅台镇,但是注册地位于上海,其背后的多个股东也都是来自上海方面的资本。但天眼查未能显示,该公司与五牛基金是否有关联。

  天眼查系统显示,100%持股五牛基金的五牛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韩啸,这也是ST岩石的实际控制人。而海银集团的董事长韩宏伟,与韩啸为父子关系。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韩宏伟曾经担任过五牛基金法人,五牛基金为海银系投资企业。此外,韩啸也曾经担任过海银集团的股东,在2017年7月才退出。

  记者注意到,海银系在酒业的布局从2018年初开始。当年《遵义日报》头版报道:2月8日,遵义市委书记龙长春与上海海银金融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韩宏伟举行座谈会,双方就深化白酒产业投资合作、推进在遵投资项目落地投产等事宜进行了交流磋商。

  当时,海银集团的投资规划出炉:拟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推动遵义酱香型白酒产业转型升级,推进酱香型白酒产业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

  “我询问了遵义市相关部门领导,他们说目前海银集团还没有推进这个500亿元的投资计划。”欧阳剑告诉记者,像海银集团这样的行外资本,越来越多地汇聚于仁怀市甚至毕节市周边,期望通过收购上游厂商资源,分享此轮酱酒热潮带来的机会。

  资本入市考验重重

  “茅台镇的一个酱酒生产许可证,现在已经涨到了七八百万元。”刚刚在茅台镇收购了一家年产1500吨酱酒酒厂的张先生告诉记者,对于行外资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当地的人脉和资源,“没有人脉,你可能连贵州的一斤高粱都买不到。”张先生说,当地的粮食收储中心就是外来资本面对的第一道门槛。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遵义市共有1400多家酒企,规模以上白酒生产企业117家,年产量(折合65度)达26.91万千升。因此,在张先生看来,大量的中小型酒企就成为外来资本关注的焦点。

  “此轮酱香酒的热潮,始于2015年茅台酒引领的市场行情,一方面是消费升级体现出来的香型升级,另一方面是资本推手使得茅台具有金融和投资的属性,其消费属性反而减弱。”欧阳剑分析,由此更多的资本从关注产品到关注上游厂家,从以前的代工贴牌生产模式发展到直接收购酒企。

  记者注意到日前贵州证监局官网公布的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国台酒业有望成为“酱酒第二股”。天眼查系统显示,在2018年完成两轮增资后,国台酒业于同年11月启动上市前“股改”,由大股东国台集团将其持有的股权部分转让给泸州华西金智金汇壹号股权投资基金、西藏华金天马等10个投资机构及个人。2019年1月,国台酒业再次进行股权转让,大股东国台酒业集团持股比例由67.25%降至50.58%,来自全国各地的股东达到22个,而且多为投资管理机构。

  此外,随着飞天茅台在部分市场终端的零售价格高达3000元,这也给酱酒企业开发出了通往高端市场的价格带宽。上述张先生表示,现在一些重新包装的酱酒品牌,价格基本都定位在300元以上,甚至一些企业推出千元以上的酱酒,以显示其“高端”的形象,但是销售并不好。